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糖果】新娘


【中篇連載/車/自行避雷】

C5

午間的雲朵嵌於天幕的淺藍,太陽在晴朗無風的環境中暴曬下熱意。閔玧其認得這場景,下意識本能的有些抗拒。一年前他躺在家中的大床上夢到相同的場景,他還琢磨不出個所以然。喉中的乾癢讓他掙扎起身咳嗽了一陣,伸手取桌上涼透的水時卻失手打翻在床鋪上。他暗暗咒罵了一句,隨即飛快起身去客廳接水。正泡著茶水的鄭號錫見他皺著眉快步走來,沒像平時一步步踩了螞蟻似的擱下水杯開了口。

「哥,什麼毛病?」

閔玧其聽鄭號錫嗓子啞的厲害,估摸著他昨晚又鬼混了一宿。他上前毫不客氣奪過鄭號錫的水杯,忍著燙喉感喝了兩口。滾燙的刺激感順著喉嚨滑了下去,卻絲毫沒有潤喉的感覺。閔玧其嘖著舌自己填滿了水杯,坐在沙發...

【糖果】新娘


【中篇連載/车/自行避雷】

微博同步更新

C4

啤酒的氣泡順著喉嚨滑落進肚,在順著喉管冒上溢出口腔。沒有了南瓜濃湯的早餐讓他極為舒適,卻要時常為自己的任性而買單。閔玧其回到合租房裡一個月了,每天都如自己期望般的自在。他換穿戴整齊極其順手的應付完工作與社交活動,回到合租房中脫了西裝躺在沙發上喝汽水刷推特。閔玧其並不是沒錢自己買房,而是想隨便拉個人同居。而在職場和風月場所中都物色不到心動對象,只好在大學生找室友的網站上隨便找了個叫鄭號錫的大學生合租一間房。讓閔玧其滿意的是,對方沒讓他失望。鄭號錫陪他白天規規矩矩的裝蒜,晚上出去飆豪車喝花酒。鄭號錫跟自己情況差不了多少,富二代因為好吃懶做被老爹趕出門鍛鍊,...

【糖果】新娘

【中篇連載/R18/自行避雷】

C3

有車微博見

https://m.weibo.cn/6624053815/4285308927327164

「他對黑暗沒有恐懼感,反而是隨著天明一同醒來的說謊的眼睛。黑夜的保護色就去膠漆版濃稠,無法洗去。卻也逐漸撕開皮肉,展現最為猙獰的醜惡。」 

【糖果】新娘

【中篇連載/R18/自行避雷】

微博同步

C2

肩上的小動物蹙著眉揉弄雙眼,閔玧其偏過頭去假裝入睡好讓他不覺得太過尷尬。田柾國醒來後彈起身子,見閔玧其閉著雙眼才如釋重負得放鬆下來。他下意識的鼓著臉頰,揉弄著垂到腿跟的衣角。工作日的小鎮上行人並不多,多數人都去了城裡工作,留下麵包店,鮮花店的老闆聚在一起玩著填字遊戲。閔玧其進了一家古董店,跟老闆說著來取訂好的書。田柾國跟著他,進了屋便老老實實站在原地,四處張望。閔玧其取好了書,翻開幾頁與老闆盡興的談論著。合上書本時才發現田柾國還在同一個地方,雙手撐在膝上看著玻璃櫃中的展品。閔玧其走過去,俯身定在他腦袋的正上方,他很明顯的僵直了一下,撐在膝間的手...

置頂

麻煩勿讚勿評。

微博:Ego風度野獸

一般文被吞了就會發在微博

樓鏡坑不跳,其他時候在bts圈。

謝謝各位靚仔美女

【糖果】新娘


【中篇連載/R18/自行避雷】
微博同步更

C1
陰影未至的角落隱藏著極樂世界,如純色的一灣芳澤孕育著嬌豔的新生。乳白色的蛇吞吐著鮮紅信子盤據於脆弱的花罩之下,迷途的孩子赤足漫步於花叢,親吻著搖曳的花心。她攀上稚嫩的腳腕,啃舐著堅硬的踝骨。利齒刺入肌膚灌入醉人地毒。他雙眼噙著迷離傾身倒下,等著一隻手將他拉起。

閔玧其第一次見田柾國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個女孩,一身蓬鬆的洋裝蓋住他的身體,只露出腦袋和白皙的雙臂。他湊近了看才發覺對方是個個頭不矮的小男孩,澄澈的雙眼出奇的動人。閔玧其是莊園女主人收養的孩子,他稱呼她為吉爾夫人。她在閔玧其十六歲時送他出國讀書,料到閔玧其一個人在外玩野了心思,特地准許他在外居住了兩...

【奇安】同林

有车,自行避雷。


实木桌上麦茶扬着丝丝热息,炭烤的茶香带着饱实感,却又在将要消散之际勾起人的阵阵饥饿。安迪半卧在沙发上办公。屏幕上一行行机械化的数字被她揽进眼帘,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不停敲打,全然不知指腹的麻木。沉浸在工作中使她没有兴趣知道时间,按照窗外的暗度与声响来看,大抵有夜里两点钟了。她伸手拿起杯子喝茶,粗糙的茶渣滑过喉咙使引得一阵干痒,先前诱人的气息竟也令人有些腻了。回过神来,她把两整壶茶在半个小时内喝完了,上一次喝这样多水,也只是一个月以前。完成工作后她合上电脑,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将精神集中在工作上能让她感到安全感,也能暂时忘掉近来发生的事,但她越是集中,完成的速度就越快,这...

【楼镜】最好不过


吾姊明镜:
展信安,久不通函,谅已入鉴。分手甚久,别来无恙。数年光景已逝,抗战胜利,望此函携我欢喜,至姊手中。你我相距甚远,不能聚首,只得转寄文墨,收寄彼此音讯。大浪已退,风波已熄,忘不久能重聚上海,安居如故。

闻姊欠安,甚为担忧。心疾难愈,千万珍重。十月气候转凉,时热时冷,我已派人寄去苏州老方,望姊少些害病,慎疾自爱。

明楼一切安好,莫要挂心。好吃好喝圆乎一圈,倒是费了些布料。头痛病托高明医术之医师,得以缓解。阿诚忙于公务,还未成家,却也心有所属。明台昨日自北平传信,锦云诞下小女,一切平安。

搦管至此,甚念姊姊音容。谅我无法常去探望,让您日子清苦寂寞。无法护您周全,护您安稳,不胜惭愧,更是感伤。回首...

【楼镜】我要你

婆娑月影透过窗纱映入房中,与晚间的清风交缠着轻抚万物。茂盛的叶拍打着彼此的身体,借着空旷天空中的寒流呻吟出声。

清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碧莲开。

一扇破旧的木门阻拦不住娇媚纤细的歌喉,一字一句印在他心上。桌上淡黄色的纸张被风掀起一角,死死的抓住桌面不敢放开。明楼坐在皮质的扶手椅中,仰着头,等着天花板角落中结网的蜘蛛完成工作。阿司匹林的味道使他腹中翻江倒海,几杯啤酒下肚后更是涨的难受。他嗤了一声,起身靠着窗框,让寒风吹透他的衣衫,萦绕赤裸的身体。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这暖风儿向着好花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他失手砸了酒杯,碎裂的声响让他清醒了一些。苦涩的喉头使口舌难受至极,迫使他灌进更多的液体...

【楼镜】乍暖还寒

一身诗意千寻瀑的歌词向,侵删致歉。
圈地自萌,自行避雷,ooc致歉。

-
象牙白色的大楼站立在层层乌云之中,舞厅络绎不绝的光顾着各色人等,艳丽的礼服尤为刺眼。招待完陆续前来的同僚,明楼离开令他烦躁的嘈杂,一人来到二楼清净的阁楼上。这不仅是个业内人士的聚会,也是一个庆祝战争胜利的贺典。陌生与熟悉的面孔谈笑着,与四周涌动的声音混淆,聒噪不堪。明楼感到太阳穴突突的发胀。不相关的人海,令人彷徨的时代,短暂胜利的快乐结束,剩下有与他有何干。那流动的笑声,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统统进不去他的耳中。

他永远忘不掉那两声骇人的枪响,和那时火车站浓重的锈铁味。几年来,还时常在梦中见到藤田芳政猖狂的嘴脸。他自负的以为...

© 风度野兽. | Powered by LOFTER